>

外国作曲家更来劲了,比赛出炉

- 编辑:精准三肖免费公开资料 -

外国作曲家更来劲了,比赛出炉

昨天晚上,10首海内外青年作曲家的原创作品亮相贺绿汀音乐厅,上海音乐学院第八届“百川奖”作曲比赛的最终获奖名单也正式公布。今年,中国民乐第一次出现在“百川奖”的比赛中,赛制规定参赛者必须创作“中国民乐与西洋乐结合”的室内乐作品。

笛子、琵琶、二胡、小提、中提、大提、低音提琴以及钢琴,这些中西方乐器同时出现在舞台上会激荡出怎样的旋律?

图片 1

6月28日,10首来自奥地利、韩国、中国等青年作曲家中西合璧的原创作品在上海音乐学院贺绿汀音乐厅第八届“百川奖”作曲比赛决赛音乐会上奏响。

图说:第八届“百川奖”作曲比赛揭晓结果 官方图

中国民乐和西洋乐器的交织与对话,恰当表现出音乐意境中的矛盾与冲突,对立与统一,有的营造梦幻般的梦境;还有的直指人类的渺小和不屈。最终,中国作曲家盛萌凭借作品《孤独者的梦》摘得一等奖;中国作曲家王瑞奇的《六幺》、奥地利作曲家Kevin Lang《Pendulum Trigonometry》分别获得二等奖;《凛夜行》、《戬·月》等作品获得三等奖。

此次比赛的乐队编制要求在笛子、琵琶、二胡三类民乐与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乐以及钢琴等西洋乐器中,组成中西结合的三到十二重奏,这对创作和演奏均提出了新的挑战。上海音乐学院的毕业生盛萌凭借《孤独者的梦》获得一等奖。“当晚风掠过,树影婆娑,仰望星空。总是良辰美景,也不及内心的寂寥。”他在东西方乐器之中找到对立与统一,二者时而碰撞、对抗,时而交融、缠绵,营造出一种梦幻般的旋律世界。

图片 2

为什么要采用“中西结合”的赛制规定?评委会主席、上音作曲系教授徐孟东解答:“民乐与西洋乐器的结合已经是一种并不罕见的创作形式。‘百川奖’原本取的就是海纳百川、兼收并蓄的意思。中华文化,尤其是海派文化本身就呈现出一种开放的态势。我们搭建这样一个平台,让中西方青年作曲家互相交流,展现他们的创造力。”

决赛音乐会现场

图片 3

“百川奖”作曲比赛自2009年首次举办以来,今年正好是第十年,作为上海音乐学院重大活动之一,已在国内外产生一定的影响力。中国民乐与西洋乐结合的室内乐编制是“百川奖”作曲比赛的特色之一,比赛旨在促进广泛的国内外音乐交流,鼓励作曲家对中西乐器融合进行富有音乐性和探索性的创作。

图说:决赛音乐会现场 官方图

在今年的赛制要求上,明确规定“中国民乐与西洋乐结合”的室内乐编制,民乐包含笛子、琵琶、二胡,西洋乐器有小提、中提、大提、低音提琴乐以及钢琴,这对创作和演奏均提出新的挑战。

决赛评委之一,国际现代音乐协会主席彼得·斯温教授也对新更改的赛制表达了满满的期待。“如果让作曲家们自由创作,我们很难评判作品的高下,就像你无法比较苹果和葡萄哪一个更好。但这次我们给了他们一个框架,让他们在此之内发挥最大的潜力,让我们能在他们各自的‘苹果’中,找到最甜的那一颗。”

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本次大赛评委会主席徐孟东介绍,“今年百川奖作曲比赛的投稿量较往年翻番,从1月比赛消息发布以来,大赛组委会总共收到来自世界各地113部音乐作品,包括22部海外有效投稿,是大赛举办以来投稿最多的一年。到6月4日,经过评审委员会10位初评评委认真细致地评审,最终确定来自奥地利、韩国、中国等共10部作品入围决赛。”

令人欣喜的是,中国传统民乐加入赛制,并没有使海外作曲家的参赛热情降低。本次比赛,共收到来自世界各地113部音乐作品,其中包括了22部海外投稿,这也是大赛举办以来投稿最多的一年。上音作曲系主任周湘林介绍,海外作曲家虽然对中国传统民乐的熟悉程度不如国内作曲家,但一旦听过民乐独特的音色,他们也能从中开拓出新的创作思路。同时,上音作曲系也为这些海外作曲家提供了相关的资料,帮助他们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韩国作曲家崔哲赫恰到好处地用琵琶与弦乐配合,讲述了韩国小说《风行者》的精彩故事,夺得比赛三等奖。奥地利作曲家凯文·兰的作品《Pendulum Trigonometry》灵感来源于爱伦·坡的诗歌,他借用民乐丰富的表现力,混合不同的音乐元素,营造出一种混杂、冲突,却又具内在联系的音响效果。

“一方面是因为百川奖凭借多年的积累,形成了广泛的国内外影响力;另外,此次比赛信息在国际现代音乐协会官网上进行发布,拓展了海外传播渠道。”作曲系主任周湘林教授说。

图片 4

图片 5

图说:决赛音乐会现场 官方图

评委团

随着中国文化竞争力的增强,许多西方的青年作曲家本身就对中国民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目前,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还没有专门针对民乐作曲的训练项目。但在比赛中增设民乐编制,不仅鼓励了国内的作曲家创作民乐作品,更让海外作曲家接触、了解、爱上中国文化,在世界范围弘扬中华文化,提升文化自信。(新民晚报记者 吴旭颖)

决赛音乐会评委由评委会主席徐孟东教授、国际现代音乐协会 主席Peter Swinnen教授、法国斯特拉斯堡现代音乐节总监Stéphane Roth、俄罗斯莫斯科音乐学院现代音乐中心主任Vladimir Tarnopolsky 教授、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主任周湘林教授、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主任郝维亚教授、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系主任金平教授等11位国内外专家教授组成。

“来自世界各地的作曲家与来自不同文化背景和语言的人们通过国际比赛,分享各自的音乐,加深了相互理解和尊重,而这正是人类社会的核心要素,”Peter Swinnen教授说。

周湘林教授说,这次参赛的作品很多都让人耳目一新,“青年作曲家很有探索意识,天马行空,给了我们很多惊喜和意外。”

法国斯特拉斯堡现代音乐节总监Stéphane Roth对比赛也给予了肯定,“在整个二十世纪,欧洲也践行过这样的传统,将欧洲当代乐器和传统乐器相结合,产生了很多优秀作品。而且现在,不仅仅是乐器之间的融合,还有音乐和舞台、视觉、多媒体之间的融合尝试。”

进入决赛的10部作品极具意象和哲思,展现了青年作曲家们大胆的探索和创新,其中《六幺》采用9件不同乐器组合,通过对音乐材料的运动、变化与聚合将唐代乐舞的气质与印记得以浸染;《凛夜行》的想法最初来自于韩国小说《风行者》;《Pendulum Trigonometry》灵感来源于埃德加·爱伦·坡的一首诗。

面对国内外青年作曲家大胆的创造力和谱面构造力,演奏家们面临更大的挑战。在短短20天内,他们要将一首首全新创作的曲目进行分析理解,诠释并呈现,考验的不仅是专业演奏技法,还包括对一些新演奏技法的尝试和探索。

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陈牧声教授说:“在创作和演奏的双向磨合过程中,必然会促进作品和演奏的双轨发展,随着比赛的时间积累,会涌现出更多佳作,也同样会涌现出更多新音乐的优秀演绎者。希望通过作曲比赛的开展,能为拓展民乐曲库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本文由国内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外国作曲家更来劲了,比赛出炉